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位或 >

理想前锋的要求: 9号位与10号位的混合体

发布时间:2019-05-27 05: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利物浦的菲尔米诺、阿贾克斯的塔迪奇、云达不来梅的克鲁泽, 都是由中场出身的前锋,但实力和表现有目共睹。(轻轻一提,其实莱万多夫斯基也是前腰出身)

  而像热刺的哈里·凯恩、皇马的本泽马、尤文图斯的曼朱基奇,甚至本赛季大家所见的阿奎罗,踢法或位置上在近年也有改变。像哈里·凯恩和本泽马,时常在比赛中後移到中圈位置作串连和策应,有些人说他们像中场多於中锋了。而超级射手阿古路,在瓜迪奥拉的调教下,策应能力和活动范围也有大幅改善

  最理想的前锋渐渐变成9号和10号位置的混合体: 中锋需要後移、策应、串连,令中场增加人手;回到中场位置又要前插到禁区,抢点、停球、射门。进球的重责平均地分配到不同球员,这是进攻战术的升华。这样,总好过边锋/中场是要给前锋供应的传统思维。球员对战术的弹性,也丰富和立体了球队的进攻套路,令对手更防不胜防。

  哈里·凯恩在位置和踢法上的改变,其实有迹可寻。有说他在16岁之前都是任中场,打U18联赛前才改打前锋。2018年世界盃,哈里·凯恩在比赛中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出现在中场位置,衔接中前场的串连。

  相对以往中锋多在禁区附近游走.......其实这战术演变(或回归?)的用意明显,就是希望中场地带多一个接应点,也加强中前场的串连。多打一名中场,无论任何教练也是欢迎的。而像英格兰国家队的中场 (如埃里克·戴尔、亨德森、德勒·阿里、林加德)创造力不足,哈里·凯恩後撤至中场的确有助攻势的组织,特别一些有较强停球能力和擅於二传助攻的前锋。

  以英格兰和利物浦为例子。英格兰的哈里·凯恩後移,在前场的两位边锋斯特林(Raheem Sterling)和桑乔(Jadon Sancho)便会入中路作前线的接应点,这形成一个近似双箭头的配搭。斯特林和桑乔就会主要攻击对手的勒部 (half spaces),他们均有上乘的盘球和护球,在狭小空间大造文章的能力,如他们能在个人突破後起脚那便是一个成功攻势;但如二人未能完成突破,也能利用自己的个人能力护球保持着控球权,待从后上前插的哈里·凯恩杀入禁区后再二传给这位英格兰的中锋

  这样分散了入球点,会比进攻三区(Final Third)的入球点只侧重在中锋身上来得有效。有时一名前锋面对两至三名中卫,如前场的换位、流动性和入球点不足,战术会很容易被针对;

  利物浦的菲尔米诺後移往中场参与串连,其实前场的两位边锋萨拉赫和马内也会入中路作前线的接应点,这形成另一种近似双箭头的形式。而菲尔米诺是一名具9号和10号位功能的前锋,在这进攻体系里作用何其重要。也留意,当利物浦前场三人有轮换或需要休息时,他们的教练克洛普即使用上身材高大的奥里吉(Divork Origi),奥里吉也不是踢菲尔米诺的位置,克洛普反而较属意马内去担任这角色。极可能是因为马内後移的串连功夫和对这角色所要求的战术意识都比奥里吉好。

  球迷当然也会有疑问: 当中锋後移至中场,谁担当入球的重责? 近年所见,一个常用的战术便是当中锋後移之际,两位边锋(技术名词其实是内锋)便从边路收窄往中路,形成一个以两名内锋(Inside forward)组成的伪双箭头。当球传到两名内锋的脚下(两人也常有良好的护球、单对单突破和收割的能力),中锋便再前插到禁区的前端,这确保前线保持足够人。而拉阔两边边路的工作,很多时比赛中我们也见是两闸去负责

  中锋,不是单纯的一名9号位球员也要任一些传统10号球员要担当的角色。他们在比赛中后移到中场,也不代表他们不会后上前插到最前端。以一名高中锋,面对多名比他更高大强壮的中卫,也许攻门集中在中锋身上也非最良策。

  这样说,今时今日足坛对中锋的要求,是连策应、串连、活动範围、体能、护球控球的能力、创造力......也大大提高了。之前的一段长时间,80年代到千禧初,战术倾向简单化。边锋/中场的功作是要给前锋供应的思维充斥了球迷的脑海,其实中锋在禁区无论是二传或攻门....这也令进攻点太集中;如在比赛中球队的中锋后移,前场改以双箭头挂帅,这是进攻的另一方案。不用一名中锋在中路面对两至三名中卫,更多出现一对一的机会,这也丰富了进攻的套路。

  其实有细心留意足坛变化的,会发现单一角色的球员越来越难生存。9号位要兼顾10号位的工作;两边锋要内收至两名9号/9号半的位置;两边卫要到中场位置帮助中场中路(6号位)的防守,英语是Inverted Wingback。一个位置要担任两个角色已经越来越常见,这确保场上的各区域也有足够人数。

  最理想的前锋渐渐变成9号和10号位置的混合体: 中锋需要後移、策应、串连,令中场增加人手;回到中场位置又要前插到禁区,抢点、停球、射门

  英格兰的比赛,斯特林和桑乔比凯恩更多时间出现在禁区或进攻三区(Final Third)

  德国国家队几年前曾以马里奥-格策或托马斯-穆勒担任这角色,其实在前锋位置功能模糊化的年代,构思并非不可行,当时来说这概念也很前卫。但二人技术特点上有一些缺陷令他们在这位置未能见最佳效果,当然也考虑到当时二人在战术意识和身体质素到未有像现时成熟:

  -托马斯-穆勒扛位、背对球门停球的能力,是他技术上的短板;其实把握力也不算稳定

  勒夫曾在对意大利和荷兰的比赛中,以格雷茨卡(Leon Goretzka)担任这角色。比赛中,格雷茨卡浮游在「10号」和「9号」之间。(伸延阅读: 勒夫希望以他的身高、制空力、对抗和射门能力为前场带来一些新的元素,也是大家认为德国前场一直欠缺的技能。说是什么「伪9号」的,其实也是球迷的说法,教练们只会想他们希望什么元素、什么类型的球员在阵容。有需要,我们也曾见证过不少中卫在个别比赛或时段里担任中锋 (比如皮克、范比滕、罗伯特·胡特、桑巴等

  格雷茨卡在国家队的位置便是在9号与10号位之间游走,有时会后上前插到最前作抢点

  格雷茨卡回撤到中场的位置,两名边锋:萨内和格纳布里,便收窄入中路,形成两名内锋换位而得来的「伪双箭头」;当格雷茨卡前插至最前攻门,却能为德国队提供了更多力量和制空的元素,也别忘了格雷茨卡的门前把握力一向不错。也许足坛越来越重视球员跑位的流动性,以格雷茨卡的条件活跃在「10号」和「9号」之间,是德国在没有顶级中锋时可以考虑的方案。

  除了格雷茨卡在国家队的位置和踢法转型,其实本赛季在本菲卡平地一声雷的19岁前锋若奥·费利克斯(Joao Felix)、国际米兰的阿根廷超新星前锋劳塔罗·马丁内斯(Lutaro Martinez),也是能同时担任9号和10号角色的现代化前锋。

  因此,大家不要对哈里·凯恩和本泽马踢法上的改变感可惜或意外。以前场的换位、流动性和角色的改变,来调节和分散进攻三区里的入球点,把进球的重责平均地分配到不同球员,这是进攻战术的升华。这样,总好过边锋/中场是要给前锋供应的传统思维。球员对战术的弹性,也丰富和立体了球队的进攻套路,令对手更防不胜防。

http://vision-images.com/weihuo/2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