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 唯理论观点 >

哲学家们针锋相对的观点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9-06-12 10:4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哲学家们都是极富智慧和理性的,但是却有很多的哲学流派,我想了解那些针锋相对的流派、背后的思想框架及其实际推论。相关问题:哲学家们有哪些共识?

  应邀。先简单地介绍一些著名的、现代哲学的研究前沿都十分关注的争论,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补充细节吧。

  哲学上最为高大上的、延续2000多年甚至可能会(只要仍然有人进行哲学思考)永远延续下去的争论。由这个争论可以延伸出无数近现代的哲学问题、哲学争论:前者是各种抽象对象实在论、先验论、唯理论、观念论、反自然主义等等的先声;后者则是各种抽象对象唯名论、经验论、自然主义等等的先声。有人说历史上的哲学家要么是柏拉图的支持者、要么是亚里士多德的支持者(大意),其背景就来自于这里。怀特海说西方哲学2000多年来都在做柏拉图的注脚,这话虽然稍嫌严苛,但其实也是类似的意思(包括与柏拉图进路相悖的亚里士多德进路也是一种“反面”的注脚)。

  (注意是“各种”,一个人在某个领域是柏拉图主义者并不意味着他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是柏拉图主义者)。这种观点还可以在语义上拓展为:关于这些抽象对象的命题有

  确定的线,实在论(realism)vs.反实在论(anti-realism)

  只要是涉及形而上学的领域都可以进行类似的争论。哲学史上最著名的实在论vs.反实在论争论估计是经院哲学时期的共相实在论vs.唯名论争论,这个是柏拉图主义vs.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延续。科学哲学中有关于科学对象(尤其是不可观察对象)的实在论vs.反实在论争论,原理上也和共相实在论vs.唯名论类似,只不过争的是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而不是抽象对象,不直接涉及柏拉图主义的问题。

  3,内部论(internalism)vs.外部论(externalism)

  笛卡尔之后才出现的争论,主要针对的是关于知识和语言的意义问题。前者说我们在掌握知识以及理解语言意义的时候需要形成和依赖于一种“内部/内在”的意识状态——所谓“内部/内在”就是属于心灵的、个人自身独有的、仅通过人的内省即可通达的事物(感谢@舒卓的补充),比如信念和命题态度——来表征外部世界或证成知识;后者则是指掌握知识和理解语言意义不需要这种内部意识状态,而是外部的世界——与“内部”相对,“外部/外在”就是心灵之外的、不为个人独有的东西,比如一般的物质对象——“直接”(即不需要经由内部意识状态)对知识和语言意义产生影响。

  跟3有关系但不重合的争论,“指称”就是语言名称所称呼、指谓的对象,因此它是一个语言的意义问题,直接还是间接就指的是指称程序中需不需要某种“中介”。内部论基本上都支持间接指称理论(因为内部意识状态恰好可以成为这种中介),而外部论则基本上都支持直接指称理论。但反过来则不成立,比如弗雷格支持间接指称理论,但他其实既不是内部论者也不是外部论者(因为他相当超脱于笛卡尔传统)。

  同样来自于笛卡尔传统,争的是心灵与物质的独立性问题。二元论认为心灵与物质独立(无论是本体论层面的独立还是属性、理解和知识层面的独立);而一元论则相反,要么是心从属于物,要么是物从属于心。当然,现代英美心灵哲学中似乎没有本体论层面的二元论者了,最多也只是属性或知识层面的二元论。

  PS:我觉得哲学界中一个流毒甚广的错误就是将柏拉图主义vs.亚里士多德主义争论“偷梁换柱”地替换为二元论vs.一元论的争论。这两个争论虽然有关系,但其实并不等同。

  6,“实质性”的真理论(theory of truth)vs.“收缩”的真理论

  要注意哲学上的真理论不是关于真理的理论,而是关于真(更准确地说是关于真谓词适用性以及成真条件)的理论。“实质性”真理论说的是我们可以有内容、有意义、有根据地给出“‘雪是白的’这句话是真的”(举个例子)这样的一个判断;而“收缩”的真理论说的是我们没有必要对一句话是否为真进行判断,我们只要把一句真话“雪是白的”直接说出来就好了,真谓词是冗余的、不必要的语义单位。顺带一提,塔斯基(Tarski)的观点刚好(至少他自认为)在两者中间。

  很多层面上都有这种争论,以形而上学、认识论和意义理论三方面为最典型。顾名思义,还原论就是找到各种事物的更基本、更“微小”的构件,对问题求解持有一种拆解和向下分析的方法;而整体论则相反。在社会科学哲学(philosophy of social science)领域有方法论个体主义vs.整体主义的争论,其原则也来自于这里。

  8,科学定律的规则系统(regularity/systems)观vs.普适必然(universal/necessity)

  中文是我自己的半意译。这争论是关于“科学所发现的各种规律的本性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前者认为科学定律只是由人的认知系统构造或接受、默认的一种用于认识世界的规则或推理机制;后者则认为定律背后必定有宇宙所普遍适用的或必然成立的形而上学基底。这个争论同样适用于因果性。康德的观点算是刚好在这中间或者稍倾向于规则系统观。

  这个争论太有名了,著名的“无所适从的电车司机”就针对的是这个争论——不管不顾,让电车继续轧向五个人的是道义论;反之改变电车轨道,让它轧向另外一个人的是功利主义。但我个人觉得这个思想实验做得有些问题,争论的分界线未必是这个样子的。不过可惜我不做伦理学,就不多评价了。

  最后举一个三方争论的例子吧。这个争论是关于数学领域命题的真理性问题。逻辑主义认为数学的命题之所以为真,是在于它能“还原”为逻辑真理;形式主义认为数学真理都来自于严格有穷步骤的形式构造与形式推衍;直觉主义认为数学真理纯粹依赖于数学家的直觉,于是根据不同的直觉,数学命题可能有不同的真值(相反,命题如果不能基于数学家的直觉而得到证明,那么它就没有确定的真值,即使与它相悖的命题真值已经确定。这就相当于取消排中律)。

  ………………………………(还有很多可以补充,另外如果一个人能写清楚上面的任何一个争论中的细节,那都足以表明他在哲学的相关领域里已经登堂入室,足以进入前沿进行研究了)

  一,上述争论除了第一个柏拉图主义vs.亚里士多德主义争论比较有全局性意义之外,其他的相对来说都是局部的、相互比较独立而并不能穷尽相关领域所有观点的争论。

  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一个人不是内部论者,那他一定就是外部论者;也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只要他是内部论者,他就一定支持柏拉图主义或者反实在论、二元论等等。

  怀疑论者对知识的挑战以及认识论领域的各种对怀疑论的回应都不算是一种争论

  。要成为一种争论,我觉得争论双方都必须得具有一些建设性。就像大家下棋或者打牌,不管是赢是输怎么打都好,都得在桌子上玩,不要直接掀桌子;又或者是明明三国争霸,你天天搞南蛮入侵又是怎么一回事?怀疑论就相当于掀桌子或者南蛮入侵了。

  说起针锋相对,Blackwell出版社之前出了一套书Contemporary Debates in Philosophy,一共10本,完美回答了这个问题在当代的视域。

  In teaching and research, philosophy makes progress through argumentation and debate. Contemporary Debates in Philosophy provides a forum for students and their teachers to follow and participate in the debates that animate philosophy today in the western world. Each volume presents pairs of opposing viewpoints on contested themes and topics in the central subfields of philosophy. Each volume is edited and introduced by an expert in the field, and also includes an index, bibliography, and suggestions for further reading. The opposing essays, commissioned especially for the volumes in the series, are thorough but accessible presentations of opposing points of view.

  恩,每个问题选择不同观点的哲学家直接写相对的文章,而且我印象中我看过的很多都不是直接找来,而是作者为了这个debate写的东西,及对他的回应这样的。

  我选取一些具体战场来说明,会挑一些要么是针尖对麦芒,要么自我感觉很有意思的的观点。

  1,Concrete possible worlds \ Abstract/Ersatz possible worlds。

  基本上,具体可能世界派认为可能世界这个词具有字面上的意义。即存在着诸多的世界。其中包括了我们的现实世界,一个包含着全部实体的世界。而其它的世界,则包含着在我们世界看来仅仅是可能的存在。一个关键是:其它的可能世界与我们的现实世界都有等同真实度,它们也是真实的。具体派的理论价值很高,具有很多的理论优点。

  抽象派则认为,虽然承认具体派的具备诸多理论优点,但致命的问题就是它做了不该做的本体论承诺,即承认了可能世界的真实性。仅仅这一点,就足够让抽象派激烈反对具体派了。(其实还早期还因为承认可能世界的真实性相当违反我们日常常识,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了,随着各种文化产业的发展,小说,电影,动漫,可能世界的真实性倒慢慢被大家所接受为一种常识了。但在以前,可不是。)抽象派都很多的分支,但归根结底,它们认为可能世界不是真实的,它是命题、性质、或State of affairs的集合再加上一些条件,其存在论承诺并未超过哲学已经要求的部分。

  总而言之,它们针锋相对的部分就在于:具体派用额外的本体论承诺换取了额外的理论优势,而抽象派用较少的本体论承诺,只能得到了较少的理论优势。

  2,Nomological monism \ Nomological dualism \ Anomalous dualism \ Anomalous monism

  按照戴维森的划分,传说中的心-物理论中的四大天王。其划分的标准是:1,承认与否存在着心-物律 (Psychophysical Laws)。2,承认与否心灵事件是否同一与物理事件。

  于是,Nomological monism就是承认存在着关联律并且关联着的心灵和物理事件是同一的。心物同一论一般可以划分进这个范畴。 Nomological dualism则是承认关联系但拒绝心灵和物理事件是同一的。各种平行伦,副现象论可划分入这个范畴。 Anomalous dualism则是不仅拒绝关联律,也拒绝心灵和物理事件是同一的。笛卡尔主义可以划分入这个范畴。最后,Anomalous monism则拒绝关联律,但承认心灵与物理事件是同一的。通常来说,前三者是有着悠久传统的哲学观点,而Anomalous monism则是比较新近的派别(虽然戴维森可能在斯宾诺莎那里看到了它的不成熟形式)。

  戴维森在论文(1970)里提出了三个假设,它论证了这三个明显有点怪的假设其实并不矛盾。随后,针对最乖张的第三假设,它给出了一套更古怪的说辞来论证它的有效性。最后,它从三个假设论证出了他的monism观点。当然,第三个假设说的就是不存在关联律。这样就可以推理得到Anomalous monism。虽然三个假设都有争论的地方,但由于第三个假设的晦涩性,所以比较特别,例如有关关联律与supervenience的讨论:如果在心灵与物理事件间可以刻画supervenience关系,那岂不是说存在了某一种strict law了吗?

  如oldgoat已表达的那样:直接指示词是那些可以直接指代而不需要中介,这些中介可能是弗雷格的意义或摹状词,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把所指提选出来。

  而Rigidity,在克里普克的书里定义道:称什么是一个严格指示词,假如在全部可能世界,它都指示一个相同对象。或引用克里普克的手信内容:

  “a designator d of an object x is rigid, if it designates x with respect to all possible worlds where x exists, and never designates an object other than x with respect to any possible world.”

  其中,我们还能区分出一种叫 Rigid de jure的概念,用来区分那些偶然可以符合严格指示词要求的摹状词,Rigid de facto。

  现在,问题就来了:因为存在着Rigid de facto,所以不是所有的rigidity都是direct reference,那么是否所有的direct reference都是rigidity呢?或者至少是否所有的direct reference都是rigidity de jure呢?

  (关于Rigidity的思考颇为实用,rigidity是否能为essentialism在natural kinds(自然种类),general terms(一般词项)中的讨论增加合理筹码值得一看。)

  一对自由理论中的概念。相容论者认为人类自由可以与决定论相容。不相容论者则认为人类自由不可以与决定相容。不相容者们的论证通常采取下面的形式,引用徐向东(2008,p65)在书中的提炼 :(徐向东.

  1,如果决定论是真的,那么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既无法控制又无法避免的过去事件和自然规律的结果。

  3,因此,如果决定论是真的,那么所发生的一切,包括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动,都不是在我们控制之下。

  这个貌似非常正确的推理,其实也是存在着奇妙的问题的。一切都在如下的逻辑形式:

  似乎不是永真的。熟悉的人可以看出其形式与某一种 epistemic Closure Principle 颇为相似:

  这意味着十成存在着可以争论的地方。浩如烟海的文献被用来证成或反驳相容主义和不相容主义,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进攻防御点,就是上述的那个推理。

  既然提到了,那么可以一说。对epistmic closure principes的承认和拒斥,也构成了认识论中的一个重要战场。上面那个几乎有些显然的定理(类似于modus ponens)其实显然是无法辩护的。哪怕是更强的命题:

  5,Moral Cognitivism \ Non-Cognitivism

  Cognitivism和 Non-Cognitivism 是元伦理学的两个针锋相对的流派。 其主要区别标准在于以下:

  1,否定道德语句表达命题,或言之,否定truth-apt。2,否定主体对它的道德断言的命题态度是信念。如果两者都符合的话,那么就是典型的Non-cognitivism,反之两者皆不符合,则是典型的Cognitivism。

  在知乎上最好的涉及伦理学的回答,可以参考你对道德虚无主义的认识是怎样的? - 社会这个问题中@鸟怪山的回复。

  除了这些之外,里面还提到了一些有趣的争论,比如Hermeneutic 与 revolutionary fictionalism。在文中已说的很清楚,我即不再重复。

  作为科学世界观日益壮大的时代中的一员,泛心论被指责缺乏“科学素质”,普遍缺乏辩护的理由。但我仍认为泛心论是一个有趣味的,浪漫的,值得辩护的观点。

  一言以蔽之,泛心论可以用几个命题加以概括。1,心灵是存在的普遍性质(这不排斥物理性质)。2,心灵是不可还原的。这意味着,世界上的一切存在,原子、电子或电场,都蕴含着心灵属性,或者更进一步,物理性质蕴含着心灵性质,或更进一步(虽然有些荒谬),只有心灵性质。就如同人类是高级复杂的心灵属性的组成体,电子原子们可能只是不那么复杂的心灵属性的组合体。物理主义则刚好相反,世界上所有的具体事务都是物理的。恐怕除了唯心论(泛心论与唯心论很不同)外,不会有更针锋相对的观点了。

  按照普遍的理解,如果泛心论还没有完全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那么它至少可以与突现论(emergentism)很好的协调在一起,如果加入“世界上的存在都是组合性的(composition)”这一论题。如果除此之外还不会被扫入垃圾堆,那么它有可能去证明所有物理性质都蕴含着心灵性质。但是,前路漫漫。

  最后,虽然泛心论离当下科学图景极其遥远,但本来哲学的事情就跟科学离得很远。

  7,Scientific Realism / Anti-realism

  科学实在论与反实在论在当下科学主义抬头的世界「文科无用论」有道理吗? - 教育有格外的教育意义。

  反实在论的观点虽相当多,但有理论价值的却不多。范弗拉森的Constructive Empiricism,fictionlism的方式是最有系统的。但主要不想谈论他。

  按照那些持蹩脚的falsificationism(证伪主义)观点的人,科学也是非科学了。因为没有任何经验方式可以证伪科学中的一条金信条: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最佳说明推理)。这个信条的重要程度,等同于基督教中真理来自于上帝的启示。在underdetermination(非充分决定)暂时有点受挫的现在,对最佳说明推理的争执能遏制住肆意增长的科学主义势力。

  另外,falsificationism确实是一个好东西,但问题就在于它太好,以至于在很多情况下,无法有价值地将科学与宗教区分开来。

  (之前主要兴趣都放到了underdetermination上,对于最佳说明推理了解不够。)

  ======================分割线======================

  以上所有的内容,我想都可以在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或者条目后面的 bibliography 的文献中找到。

  任何哲学争论都是针锋相对的。因为任何哲学争论都是真理之争,而某个观点非真即假,所以任何哲学争论都是针锋相对的。包括,是不是“每个观点都是非真即假”本身。

  ,因为正是这两大流派的对立发展打破了经院派哲学对人类思想的禁锢,揭开了近代科学的面纱,创立了现代科学研究的认识论基础。

  现在我们做科学研究的时候,会理所应当的按照“在先验知识的基础上提出理论模型,实验验证模型,模型应用”的思路与结构去组织研究,但在十六世纪之前,人们对“真理”来源于感官经验(客观实验),还是理性思维(主观推理)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争论,这就形成了贯穿整个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的两种针锋相对的流派,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

  诸位大师登场之后,大家肯定对理性主义阵营那几位记忆犹新吧(当初高数被虐惨了有木有)。计算机系的童鞋们更是对莱布尼茨恨之入骨(尼玛数理逻辑简直是天书啊)。但恨归恨,你的直观印象没有错,理性主义的大师们基本都是数学家,注重逻辑和推演,注重理性的思考,而经验主义那几位都是人文学科(哲学、历史、文学、经济)的大家,注重事实、直观感受与归纳总结。还有一个八卦是理性主义的那几位全都没有结婚,我感觉在女人眼里这几位全是怪兽级geek吧。

  该问题是认识论的基本问题之一,而认识论是近代哲学当之无愧的主流,在认识的起源问题上的分歧自然成为了两流派最主要的区别。

  经验派认为一切正确的科学知识都必须起源于经验,即“真理”的获取必须以自然事物的观察和实验为出发点;而理性派认为只有经过人的理性检验、清楚明白的观念才被认为是“真理”。更形象来说,前者认为人最开始是一张“白板”,知识均是通过后天外界的感受与经验形成的,后者则支持“天赋观念”的说法,认为“真理”是上帝在一开始就赋予人心中的,需要通过人类的演绎得出,那些没有发现的知识则以潜在的形式藏于心中。

  方法论是认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经验派重视经验归纳法,从工具论出发探求经验世界内部的本质结构;而理性派重视理性演绎法,从来自最高实体(可以看做“上帝”)本身的自明公理出发解释客体和主体的经验现象。通俗来讲,经验派的方法是典型的实验派方法,而理性派则接近数学的演绎方法。

  认识的目的是要达到真理,而关于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真正的知识?两派的观点又是全然不同的。经验派强调思维与客观存在一致,强调真理就是正确摹写对象的“摹本”;而理性派则强调思维自身的逻辑性,认为真理与客观事物没有直接关系,认识本身不矛盾、逻辑上前后一贯的知识就是“真理”。我想大家明晰了前面两个问题之后,对于两派在真理观上的分歧也就不言自明了。

  当然两派针锋相对的观点还有很多,但有一点很有意思,两派发展到后来都互相引入了对方的某些特点来弥补自身理论的不足,最终发展到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康德的三大批判,并为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诞生打下了基础。

  为什么对于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这么感兴趣,也建议理工科的学生去了解,这里多说两点:

  1、我觉得这是一段能够呈上启下得关键时期,上呈@oldgoat提到的柏拉图主义vs.亚里士多德主义,下启德国的古典哲学与各流派的现代哲学。弄懂了这段时间的主要问题就清楚了哲学发展的主要脉络。

  2、我认为认识论哲学与机器学习的研究密切相关(好吧,暴露码农本质了。。),拿典型的人工神经网络来说,模型的提出与设计反映了理性主义的特点,而设计出的模型在训练之前则如经验派所说的“白板”一样,只有经过学习训练集才能够得到知识,也就是神经元之间连接的权重。而机器学习中关于本体映射的研究同样直接反映了哲学中真理观的问题。但需要提出的是当前的机器学习的主流研究归根到底是统计的方法,是经验派的方法,模型自己的演绎能力远远没有开发。本科时曾听过张钹院士的讲座,讲的就是上面的问题,也是他成立“神经与认知计算研究中心”的原因。

  如果大家对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感兴趣的话推荐几本书,也是本文的引用出处。

  最后,因为经验派和理性派都具有片面性,最终二者在康德这里得到了统一,所以想求“真理”的童鞋们还是要啃一啃是康德的书,先从《道德形而上学原理》、《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开始入门,再到他的《纯粹理性批判》。

  回答哲学问题简直班门弄斧啊,希望各位科班大牛批评指正。不扯淡了,回去编程去。。。

  伦理学利己主义认为,我们所做的行为都应当是利己的。即,只有利己的行为才是道德的。

  个体(individual)利己主义认为,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和别人,都应当做对“我”有利的事情。(我打你就是对的,你打我就是错的。)

  个人(personal)利己主义认为,我自己应当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至于别人怎么做,那不关我事。(我打你是对的,你打我不关我事。)

  普遍(universal)利己主义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做对他们自己有利的事。也就是说,如果我是一个普遍利己主义者,我不会要求他人做对对我有利而对他人不利的事情,我会认为他们也应该做对他们自己有利的事情。(我打你是对的,你打我也是对的(如果对你有利))

  相反地,伦理学利他主义认为,我们所做的行为都应当是利他的,即,只有利他的行为才是道德的。

  道德绝对主义认为,存在一个客观的,绝对的道德标准。就算是所有人认为某件事情是对的,它该错还是错的。

  道德相对主义认为,不存在这样的一个道德标准。不同的人/社会,拥有不同的道德标准,而这些标准之间并无孰优孰劣之分。所以如果某件事情你认为是对的,我认为是错的,那么对于你来说他就是对的,对于我来说他就是错的。

  道义论认为,评判一个行为是否道德需要看行为者的目的。如果目的是好的,不论结果怎样,这个行为就是对的。

  后果论认为,评判一个行为是否道德需要看该行为导致的结果。如果结果是好的,不论行为者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行为就是对的。

  性保守主义者认为,婚姻只应当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关系,而且任何婚外性行为都是不道德的。

  性自由主义者认为,性行为和其他人类行为一样,不应该特殊对待。所以我们对性行为的道德评判应当与其他行为一致。也就是说,只要不对他人造成伤害,不侵犯他人权利……就是道德的。

  5.生命派(pro-life) vs. 选择派(pro-choice)

  生命派认为,堕胎等同于谋杀。母亲必须要对胎儿负责。因此堕胎是不道德的。

  选择派认为,母亲有权利控制自己的身体,也应当有选择堕胎的权利。因此堕胎是道德的。

  废除派认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价值的,人不应当被剥夺生存的权力。因此死刑是不道德的。

  如果人吃肉是道德的,那么外星人吃人也就是道德的。我们不赞成后者,因此食肉是不道德的。

  非素食主义者认为,弱肉强食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什么不道德。况且有的动物因为人类的养殖才得以生存下来,反而还应该感谢人类食用它们呢。

  报复主义认为,刑罚应当是对罪犯造成的损害的一种报复行为。只有这样的刑罚才是对的。

  人道主义认为,刑罚的目的不应当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威慑罪犯,使其他人不敢再去犯罪。

  当代哲学家David Bourget 和 David J. Chalmers在2014年做了一个网络问卷调查,最后的统计结果署名为《What Do Philosophers Believe》发表。在这份问卷中,大部分比较基本的哲学领域都被涵盖了。是当今“最重要”的哲学议题及其主流立场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调查结果。其中,既有许多当今哲学家们都比较能达成共识的议题,也存在分歧明显的议题。在此就选取那些分歧比较大的议题来作为当代哲学家们观点格外针锋相对的领域的经验证据。在这里,“分歧较大”指的是在此议题里,倾向一种理论的哲学家的比例小于50%。

  2. Abstract objects: Platonism 39.3%; nominalism 37.7%; other 23.0%. (关于抽象事物的唯实论与唯名论及其他)

  10. Knowledge: empiricism 35.0%; rationalism 27.8%; other 37.2%. (关于知识的经验论与理性论及其他)

  15. Metaphilosophy: naturalism 49.8%; non-naturalism 25.9%; other 24.3%. (关于元哲学的自然主义与非自然主义及其他)

  18. Moral motivation: internalism 34.9%; externalism 29.8%; other 35.3%. (关于道德动机的内在论与外在论及其他)

  19. Newcomb’s problem: two boxes 31.4%; one box 21.3%; other 47.4%. (关于Newcomb难题选一个箱子还是两个箱子及其他)

  20. Normative ethics: deontology 25.9%; consequentialism 23.6%; virtue ethics 18.2%; other 32.3%. (关于道德规范的义务论,后果主义,美德论及其他,PS:这几乎是所有领域里矛盾最大最惨不忍睹的了)

  21. Perceptual experience: representationalism 31.5%; qualia theory 12.2%; disjunctivism 11.0%; sense-datum theory 3.1%; other 42.2%. (关于感觉经验的表征主义,感质论,析取论,sense data论及其他)

  22. Personal identity: psychological view 33.6%; biological view 16.9%; further-fact view 12.2%; other 37.3%. (关于人格同一的心理,生物,未来视角及其他)

  23. Politics: egalitarianism 34.8%; communitarianism 14.3%; libertarianism 9.9%; other 41.0%. (关于政治的平等主义,社团主义,自由主义及其他)

  24. Proper names: Millian 34.5%; Fregean 28.7%; other 36.8%. (关于专名的密尔主义和弗雷格主义及其他)

  26. Teletransporter: survival 36.2%; death 31.1%; other 32.7%. (关于远程传送的人是死是活,PS: 这里竟然还有其他选项。。。)

  27. Time: B-theory 26.3%; A-theory 15.5%; other 58.2%.(关于时间的A理论和B理论及其他)

  30. Zombies: conceivable but not metaphysically possible 35.6%; metaphysically possible 23.3%; inconceivable 16.0%; other 25.1%.(关于僵尸论证的可设想但不可能,可能和不可设想的观点)

  文章后面还有关于不同领域的观点之间的相关性的统计学研究,但和题目主题无关在此就不深究了。希望上述结果能给各位关于哲学界学者们理论分歧点一个直观的感受。

  1、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之争(非理性主义与理性主义之争),这是关于世界是否真实存在的问题。

  三大经验主义、康德、叔本华、胡赛尔、后现代主义之流持不可知论调,对世界是否客观存在持怀疑态度,他们的研究大多是人类意识是如何“创造”世界的。悖论在于,既然持不可知论,人类意识又从哪儿来,这是一个死结。

  波普尔、黑格尔、马克思之流,则认为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以上帝、绝对精神、物质等等作为终极本质而存在。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于是人类意识可以认识真实存在的世界,可以自圆其说,但有循环论证的嫌疑。马克思则认为物质在无时无刻的变化,人类意识也需要不断的认识变化的事物,可以说是这一论点的终极boss。

  马克思在上大学时就是一个不安定分子,喜欢玩剑。尼采曾经还参加过普法战争,穿军装配刀。一个是德国的剑客,一个是德国的刀客。两者都主张通过实际行动让自己的哲学发光发亮,批判那些躲在象牙塔中的知识分子。马尼两者都具有幻梦般的终极政治诉求,以及精通许多学科的才华。

  传统形而上学、分析哲学等就以知识分子(中产阶级)阶层为主,他们通常老老实实的待在高校中做一些研究,偶尔也给统治者当御用文人。大部分人只选择其中一门学科搞些小成就,甚至有些人在专家学者的位置上根本就碌碌无为。闭门造车,领个俸禄,享受众人的尊重,过着很平庸的一生。

  哲学自诞生以来,就反对民主,并且恶意的攻击民主,苏格拉底就是被民主处死的。善于哲学思考的思想者跟平民在天性上就是不同的,追求智慧的始终只有一小撮人,大多数人只适合生产劳动而已。哲学自诞生起,就区分了哲学家与平民。

  不论是否支持民主的哲学家,比如支持民主的马克思,他写的一本本经济学哲学研究也不是普通民众能看得懂的,甚至不是当时学术圈能够接受的,马克思本人也早就是学术圈之外的人了。孤独也是必然的,真正的天才也不是一般的专家学者能理解的。马克思本人虽然支持民主,但他永远不会听得进别人的意见,他号称“民主专制者”。

http://vision-images.com/weililunguandian/15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